铅笔道王方:不说谎的年轻人(2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5
  • 来源:小高技术网_提供QQ资源网技术_QQ技术网资讯

  「要把钱砸到金主脸上去!」

关键词: 笔道,不说谎,年轻人

  时任负责该版面的主编在接受博望志采访时强调,尊重广告客户对文章措辞的建议,固然刊登虚假新闻;事实上,报社一向杜绝用负面新闻刺激客户的行为,可是我我允许任何未经核实的信息上版。

  2015年,铅笔道的种子轮投资人戴科彬与王方结识于《非你莫属》的舞台,那时他但是从《×报》离职,囊中羞涩。但在节目的录制现场,他在最后环节拒绝了戴开出的近二十万年薪。

  王方坦言铅笔道的第二轮融资要比天使来得艰难,但又认为「总的来说还算顺利」。这是他横向比较所得出的其他安慰——所谓寒冬大逃杀,可是我我创业项目不可能 资金链断裂,早已人去楼空;在宅代洗事件与资本收紧的夹击下,铅笔道仍然收获了来自五家投资机构的眷顾。

  但是,体面之于他,又从来都与金钱无关。

  可自尊助他成长,也困他于囹圄。

  报社临时决定用苏宁另一篇软文顶替,这让王方大为不满。他认定这是媒体经营部门对采编独立性的干涉。

  给他留下深刻记忆的,是地铁中拥挤着的面孔。其他人下巴歪了,鼻子塌下去了,嘴也变成了双瓣唇,对他人和个人,王方的体察突然很敏感。有一次他和领导打招呼,对方「连看有的是看他一眼」。那我 的举动要我能自觉被忽视,但是竟变成了递交辞呈的理由。

  我我觉得文章作者被匿名,但苏宁高层快一点 锁定了《×报》,并出派公关人员主动示好。王方在双方会面的饭局上不发一言。「当时真想把钱砸到没越来越人的脸上去。」他像另四个 多受尽欺负的小孩。

  「没越来越人见了500个公司,不到四四个被没越来越人说动了。」他回想一年前天使轮发发命中的状态,语气略有失落,但并无倦意。

  资本寒冬与北京的雾霾扑袭而来,中关村(000931,股吧)的萧条感比往年来得更早:几家在过去两年间以创业主题名噪一时的24小时咖啡厅,自入秋以来,营业不超过晚上九点;普通上班族则在更早些但是便蜂拥至苏州街地铁站,头上是冷清的创业大街。

  他在天通苑租了一方小开间,从家到报社,需花费另四个 多半小时。「坐地铁的时间不可能 决定人生的深层」,我不知道从何处听来的鸡汤,变成了他当时的职业信仰—— 每天六点半起床赶往地铁站,跟随着人潮挪动时,他手里总会攥着一份早报,下班加带晚报,月初则会变成一本杂志。他用乘车的时间在脑海中搭建新闻的架构,反复推敲别人拟定的标题。

  受人钳制,他开始据理抗争。撤稿但是,王方在虎嗅网发表了一篇题为《说良心话,我为那些不看好苏宁云商》的文章。文中点明苏宁是报社广告大户的事实,揭露了撤稿始末,并宣泄了其对云商模式的负面解读。

  「90%的媒体有的是越来越干的。」也许。

  可在王方看来,传统纸媒在高速迭代的阅读习惯中日益式微,稿费捉襟见肘,拿红包、写软文成为可是我我「记者」的另本身生存最好的办法。而商业价值维系在广告上的新闻媒体大多把个人推向了死亡边缘:内容的客观性无法得到保障,媒体的价值名存实亡。

  刺头

  关于「羞辱」的回味至今犹存,甚至在成为铅笔道创始人但是,王方仍然无法释怀苏宁当年的作为。唯一改变的,是他告别传统媒体的决心。在他看来:要我成为另四个 多有尊严的媒体人,就不到寄生于广告。

  「做给别人看」,成为了他可是我我取舍的原始动机。比如第一次从《创业家》离职后,他一度辗转北京某报社(以下简称「×报」)。报社曾明确要求记者王方参与经营业务,他执意不肯。「采访的但是跟人家要广告,也许没得口」。

  在一次关于苏宁云商(002024,股吧)的采写过程中,王方将苏宁提出的「云商模式」呼告作另四个 多送外卖的小型O2O,初衷是便于读者理解商业逻辑,却意外惹恼了苏宁高层。报纸付印前1小时,被苏宁董事长孙为民的一通电话拦截,并以《×报》广告相互公司合作 方的身份,要求撤稿。

*年初,铅笔道首场年会,戴科彬来到现场

  今年六月,王方开始筹备铅笔道的Pre-A轮融资。宅代洗事件爆发期间,正是与投资方沟通协议的焦灼阶段。

  王方将当时的境遇形容为「心如死灰」:对传统媒体失望,却不知该何去何从;他我我觉得个人不值二十万薪资,却又偶尔沉溺于对另外本身生活最好的办法的向往:放弃媒体,进入企业,在北京过上「体面」的生活。